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農女福田 > 第163章 君心可鑒,此情可待【重大情節,必看!】

第163章 君心可鑒,此情可待【重大情節,必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ydjhjm.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李媽媽!”

    夏舒微微掀開轎簾的一角,跟走在旁邊的李媽媽說話。

    “姑娘,是不是餓了?”

    李媽媽走的好好的,忽然聽到夏舒開口,本能地感覺夏舒應該是餓了。畢竟這個時候,已然是到了吃飯的時間。她還聽說,夏舒在出門前,剛從地里回來呢。

    “不是!”

    夏舒微微搖頭,“你跟我說說,外面是什么情況?我好像聽到有人在說嫁妝,我,有嫁妝嗎?”

    “姑娘,有的,有的!”

    李媽媽對夏舒的稱呼,重又變回了“姑娘”。如今可不是在人后,還有轎夫在前后呢,該避嫌的地方,還是要注意。

    “大少爺給您準備了足足的嫁妝,而且,這一路上,都是紅綢鋪路呢!”

    “瓦特?”

    夏舒心里是大寫的懵逼。

    一路上都是紅綢鋪路,這得多少綢子?折算下來,到底是多少銀子?

    夏舒感覺心痛,這么多的銀子,能買多少地?

    等等!

    “李媽媽,咱們這是準備往哪兒去?”

    “姑娘,咱們去三河鎮的。大少爺的新宅就在三河鎮,您不知道么?”

    “我知道個鬼!”

    夏舒心里咆哮。

    從月湖鎮到三河鎮,若是走水路,也就個七八里地的樣子,可若是走陸路,七拐八繞,少說也得有二十里地。

    二十里地的紅綢子,多少銀子?

    莫東來,你個敗家子!

    夏舒雖然感激莫東來為她做的這些,但是,莫東來花了太多的銀子啊。這么多的銀子,能買多少地?

    她的百獸大軍啊,靠著這筆銀子,估計也就建起來了。

    “嫁妝呢?”

    “大少爺說,一般貴女出嫁,必然十里紅妝。您自然不能跟她們比,怎么也得二十里吧!”

    “……”

    聽到李媽媽的回答,夏舒一點兒不想說話。

    這么多的嫁妝,莫東來在三河鎮的宅子,放得下嗎?

    還有,他真是夠大方的,居然一下拿出了這么多的東西給自己。若是他們將來和離了,她把這些東西都帶走,都是合情合理的。

    當然,不到萬不得已夏舒是不可能跟莫東來和離的。

    君心可鑒,此情可待!

    莫東來為她做了這么多,她又豈能不懂得珍惜?

    人生一世,要懂得惜福。

    這是夏舒一直都明白的道理。

    前世的她,沉迷于游戲,乃是因為她覺得人生應該及時行樂。

    趁著年輕,做些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反正,她并不是很差錢,沒道理讓自己去終日奔波苦。可惜的是,太過沉迷游戲的她,愣是把自己玩出了一個猝死的人生悲劇。

    “姑娘,若是您餓了,這里有糕點,您先墊墊,咱們路上還得走些時間呢!”

    “我不餓!”

    夏舒是真的不餓。

    再說了,一頓不吃,算得了什么?

    “李媽媽,二丫在那兒呢?”

    “回姑娘,小姐在您后面的轎子上呢,有邀月和憐星陪著,您放心,沒人會委屈了小姐的。”

    李媽媽恭恭敬敬地開口。

    夏舒應了一聲,放下轎簾,不再言語。

    十里紅妝,二十里紅妝!

    莫東來還真的用心呢,相比之下,自己實在是有些矯情了。

    “或許,這真的是天定的姻緣吧!”

    夏舒覺得自己應該改變一下對莫東來的態度,既然選擇了嫁他,那么,她就該拿出真心,去發現莫東來的好。

    大秦皇朝的婚嫁禮儀,雖然也是三媒六聘,但是吉時具體是什么時間,夏舒并不知道。前身嫁給齊書文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這些講究。

    一般的鄉下人家,哪兒有什么講究?

    過了大禮,一頂喜轎將新人抬進門,拜堂成親,一切禮成。

    夏舒瀏覽前身出嫁的記憶,實在是沒有什么值得回憶的情景。齊天寶和尚氏都不是好相與的,對前身諸多挑剔。而齊書文的一幫兄弟,也都是瞧不起齊書文的,作為嫁給齊書文的夏舒,又怎么可能得了這些人的喜歡?

    偌大的齊家,也就是前身的大姑姐齊云秀對前身還算和善。

    可惜的是,齊云秀在齊家的地位也不高。同樣是女兒身,齊碧蓮這個老來女是家里的寶,而齊云秀則是家里的草,待遇差別十分明顯。

    在夏舒看來,齊云秀對前身的和善,或者可能算是一種同病相憐。

    畢竟,兩人在齊家都是不受待見。

    靜靜地坐在轎子里,夏舒的思緒亂飛。

    然而,想了很久,夏舒忽然發現,在前身的記憶里,并沒有跟齊書文洞房花燭的任何記憶。

    夏舒的眼睛瞪大,開始細細梳理前身跟齊書文間的所有記憶。

    然而,沒有!

    沒有洞房花燭,甚至,他們兩人成婚后,并沒有過一點同房的記憶。齊書文很累,每天回到家就是倒頭睡。

    那么,二丫是怎么來的?

    夏舒打了個冷顫,整個人都被恐懼籠罩。難道前身還有個隱藏的情人?

    然而,夏舒仔細翻過了前身的記憶,居然悲劇地沒有找到二丫是怎么來的。前身的記憶似乎缺失了一大段,而這一大段之后,二丫就出現了。

    “怎么會這樣?”

    夏舒感覺有些頭大,這個事情,只怕不簡單。

    二丫的身世居然是個謎!

    前身嫁了齊書文,居然不曾跟齊書文同房過。

    那么,自己現在還是完璧之身嗎?

    夏舒的額頭有密密的汗珠滲出。

    兩世為人的她,經歷過不少的大風大浪,就算是面對那儒家黑白樓殺手的刺殺,夏舒都是能做到面不改色的應對。

    但在此時此刻,夏舒慌了!

    來到這里這么多時間,快四個月了,她居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處的!

    賊老天,你丫玩我呢啊!

    夏舒真的想罵人。

    前世游戲宅女的她,沒有過男人,而這兩世為人的她,本以為自己已經是為人婦的,鬧了半天,自己如果還是個處,那就太搞笑了!

    等等!

    齊書文為什么不跟前身同房?

    難道,齊書文有什么隱疾?

    還是說,這里面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秘密?

    細細梳了一遍前身的記憶,除卻前身失去的那段記憶,其他的時間,一切正常。

    見鬼,真是見鬼!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复式胆拖查对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