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萬古最強宗 > 第一百四十九章最有利的選擇

第一百四十九章最有利的選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ydjhjm.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呂國天云州,丹陽宗山門,林笑秘密潛入,會見了丹陽宗道罡修士王道,將夜梟傳來的消息以及林笑的一些預測告訴了王道。

    以現在天圣宗的力量,還無法干涉整個呂國的戰略,但是丹陽宗可以,就在前不久,冷凝出關了,突破到了道罡修為,成為丹陽宗第三個道罡修士,在高端戰力上,丹陽宗已經躋身于呂國頂尖門派之列。

    而且丹陽宗的紫府修士這些年也再次迎來一個爆發的高峰期,紫府人數沖回十人以上,達到了十二個,丹陽宗這一股力量在呂國已經舉足輕重了。

    “四海商號的背后是刺神,四海商號在到處借著商號渠道滲透各大勢力,已經占據了多座靈山,四海商號獲得了碧云門云少陽大婚的靈酒供應資格,刺神想要破壞這門婚事,林掌門,沒想到你們天圣宗的情報水平如此強大,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啊”

    王道讀著林笑拿來的一條條消息,心中無比感慨,天圣宗崛起才多久,不到四十年時間,可不僅明面實力這么強大,連暗中力量也如此厲害了。

    想他丹陽宗的暗部,發展了一百多年了,投入了不知道多少玄晶,可打探消息的水平卻還不如天圣宗,真的是人比人,氣死人。

    “王前輩,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們該怎么辦,摁住四海商號還是縱容他們,總得有個準備”

    林笑搖搖頭,夜梟的實力還不算強,他們跟各大勢力的暗部較量過,敗多勝少,不過每次失敗都影響不到核心人員而已,畢竟林笑的一些概念在這方面世界是最先進的,知道讓那些核心人員如何逃脫追擊

    “你說得對,四海商號背后是刺神,按照他們的動作來看,他們估計是還沒死心,還想占據一片靈山,甚至立國,而立國的地盤,估計是看上我們天云州了,這一點決不能讓他們成功”

    “那我回去把四海商號端了?”

    “還不急,既然四海商號在你的掌控之中,那么就讓他們繼續存在,利用他們把刺神的人全都拉出來,到時候一舉殲滅,這群刺客實在是神出鬼沒,想要消滅他們太難了,這是一個機會”

    “王前輩,如果刺神刺殺了云少陽,那么碧云門的機會就徹底沒有了,碧云門會瘋的,滅國之戰可能會提前開啟,我們天云州沒有做好準備,要是跟隨純陽宮出戰,我們都會成為炮灰”

    林笑沉聲說道,現在天云州各宗明面上的實力不算強,各大宗門加起來估計也就兩三萬修士,真要是按照純陽宮的說法,天云州要以三州數額出兵,可能會被調走將近兩萬人,剩下不到一萬人守衛三個州郡的地盤,實在是太空虛了,那時候刺神要是一發動攻擊,真的守不住了,林笑不想征戰回來老家都被人端了。

    而天云州的潛力還很強,十幾年過去了,原清山郡和寧河州的地盤他們已經盡數吞下,正在慢慢的發揮他們應有的生產能力,如果再給他們二三十年的準備,天云州的實力可以膨脹兩三倍,到時候真被抽走兩萬人,也有足夠的實力來守衛老家。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林掌門想過沒有,我們沒有做好準備,純陽宮也沒有,陳情谷也沒有,純陽宮對我們天云州日漸仇視打壓,要是能借此時機,把純陽宮拖入戰爭泥潭,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機會”

    “我不同意,王前輩,我知道你的雄心大志,這一切局勢對我們太不利了,到時候我們勢不如人,先被拖垮的極有可能是我們,除非王前輩告訴我,有能力制衡靈光老祖”

    “丹陽宗現在還無法制衡靈光老祖”

    “那我們就不能這么做,我們應該想辦法拖延戰爭的爆發”

    “林掌門想如何做”

    “四海商號連根拔起,或者我讓人散布消息,讓碧云門有所警惕”

    “碧云門和刺神都不是好惹的,你不怕引火燒身嗎”

    “天圣宗自然有辦法讓他們查不到我”

    “如此一來,要是云少陽突破了靈光期,滅國之戰就打不起來了,我們依舊得被純陽宮打壓吸血,一年二十萬玄晶,我們已經付出了一百多萬玄晶了,這個傷口是無法愈合的,他們會一直吸血下去,純陽宮會越來越強大,直到有一天,他會把手伸到呂國其余十個州郡身上,我們天云州首當其沖”

    王道默默的說道,純陽宮的吸血太可怕了,一年二十萬玄晶,看似不多,可時間一長就極其可怕,五十年的時間,純陽宮能多出千萬玄晶的財源,而天云州則要失血千萬,一來一去,將會造成兩方實力的巨大差距。

    而一旦京州那三個州發展飽和了,純陽宮的手遲早要伸到其余州郡身上的,天云州不用說都是首當其沖。

    王道正是一直有這個擔憂,所以剛剛才會冒險把純陽宮拖入戰爭的泥潭之中,讓戰爭去削弱純陽宮的實力,拖延這個時間。

    “王前輩,我明白,但這么做,風險太大了,這是賭徒的行為,天云州能賭贏一次,還能次次都能贏嗎,擺脫純陽宮的答應,最好的辦法是讓自身強大”

    “你說得輕巧,你知道突破靈光期有多難嗎,云少陽天縱英才,道罡十二層已經快要二十年了,可他依舊是不敢輕易突破”

    “可我要說我有辦法呢”

    “我不信,道基丹和靈明丹不是一個概念,齊秦大國每百年會流出一兩顆道基丹,可靈明丹我沒聽過,其余的天材地寶只能增加辦成一成的成功率”

    “齊國秦國不行,那就去中洲,王前輩,我們的目光不能再局限于呂國一角了,我已經派人去齊國設置據點了,用不了多久就能通過齊國,前往中洲,中洲的修仙界歷史已經超過百萬年了,連第九境修士都有,靈光期不過是第五境,絕對有更安全高效的突破方式,我們要做的就是積蓄錢財,到時候去中洲貿易”

    “你想得太簡單了,呂國離中洲有白萬里之遙,途中歷經十幾個國家,沒有足夠的實力,你就算是取得了寶物也帶不回來”

    “帶不回來,那我們就過去,直接在中洲突破,其實在我看來,碧云門的危機要解決很簡單,云少陽脫離碧云門的牽制,帶著寶物去中洲,我看誰敢滅天蝕國,以云少陽的天資年齡,數百年后說不定神虛期都有可能,呂國陳國蒼國,哪個老祖敢賭,他們哪個敢認為自己能夠突破神虛期”

    “這····”

    王道心神大震,這倒是一個刁鉆的角度,而且不愧是一個好辦法,云少陽不到三百歲,靈光是鐵定的,神虛也大有可為,反倒是呂巖老祖這些人,雖然是老牌的靈光修士,可他們跟云清風一樣,其實已經失去了進階神虛期的可能。

    “呂巖老祖五百多歲,壽元不足三百年,可他才靈光四層,的確是沒有進階神虛的機會了,陳情谷和蒼國的也差不多,這倒是當局者迷了”

    “所以,我們根本不用怕純陽宮撕破臉,他只能答應我們,貴宗冷凝冷師姐,資質也不差,到時候送到外地去,只要純陽宮摸不清我們的底細,我不信他敢亂來”

    “那就按你的意思辦吧,宣揚消息,讓碧云門有所警惕,另外得準備處理掉四海商號了,小心玩砸了”

    “放心,四海商號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王前輩,有沒有興趣和天圣宗合辦一個商號,專門跑齊國路線”

    “商號,去齊國?”

    “沒錯,天云州也有一些特產,雖然價值不高,但在齊國的價格可比呂國好多了,而齊國修仙世界繁榮,有些好東西也是天云州沒有的,一進一出,即使是玄晶上面虧了一些也是血賺,比如開府丹的材料,不是嗎”

    “話是這么說,可這條路很難跑,呂國離齊國也有三四十萬里吧”

    “那是地上走的路線,要是用飛舟就近得多了,不到二十萬,而且飛舟速度快,安全得多”

    “這倒是可以,不過我們只是合作運輸,到了齊國得各干各的”

    “當然,林某也有此意”

    “好,具體的章程我讓齊勝跟你談”

    “可以,商號的事情不要聲張,速度要快,最好半年之內搞定”

    林笑點點頭,四海商號不老實,遲早要拔掉的,但他們的商道渠道林笑還沒完全掌握,那就得自己開辟了,白子玉那邊要加快速度了,必須要盡快打通去齊國的商路,天圣宗實力還不怎么夠,所以才需要借助丹陽宗的力量,要不然林笑自己就給辦了。

    回到天圣宗之后,林笑給夜梟發了消息,讓他們把刺神要在云少陽大婚之日搞事的消息傳出去,可以夸張一點,比如說刺神要刺殺云少陽和云清風,徹底攪亂幾國的部署,挑起修仙國度的戰爭,從中牟利。

    而在宗門之內,林笑則是繼續加快發展,招收更多的新弟子,挖掘更多的人才,同時和丹陽宗齊勝接洽,商議合辦商號的事宜。

    商號的貨物銷售都是各自負責的,主要是運輸的安全方面,經過幾次磋商之后,兩宗決定合力購買一艘以速度見長的中型飛舟,用來運載安全人員,每次運輸的費用平坦,安全人員則是各出十個人,要求最少出兩個紫府修士,才能保證商號的安全。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复式胆拖查对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