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快穿之女配在線打臉 > 第39章 金主偏執愛,打臉冒牌影后(15)

第39章 金主偏執愛,打臉冒牌影后(15)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ydjhjm.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曲嫣然不開心,節目組就很開心。

    而且因為大家都在娛樂圈里混,對女星背后有金主這種事情從來見慣不怪,出現這樣的反轉除了感慨曲嫣然踢到鐵板外,甚至還慶幸顏裳背后有人,免除了一場無妄之災。

    導演說:“高層的事情,我們盡量不參合,剪輯的時候也不用特別突出誰,按原計劃就行。”

    “明白!”

    工作人員斗志昂揚。

    導演卻有些無奈。

    他其實非常看好顏裳在娛樂圈的發展,無奈高層已經透了話,說顏裳是宮滄鷹的女朋友——

    宮滄鷹是什么人?

    他如果是真心喜歡顏裳,這姑娘必定要不了多久就能離開娛樂圈成為宮家一份子。

    如果他對顏裳是玩玩就算的態度……

    小姑娘前途堪憂啊!

    導演將這些憂郁放在心里,暗示制作組給顏裳多拍些漂亮鏡頭。

    很快,節目錄制到了最后一站。

    阿爾卑斯山下的牧場。

    在這里,嘉賓們不僅可以欣賞阿爾卑斯山如畫的風景,還可以盡情享受田園牧歌的美好生活,并且,節目組還找了當地一家馬場,會給演員們拍很多帥氣的騎馬鏡頭。

    曲嫣然和張振都是資深演員,拍過古裝戲,騎馬不在話下。

    封成是體育愛好者,騎馬這件事也是信手拈來。

    導演唯一需要擔心的還是顏裳。

    現代人除非在牧區長大,不然普通家庭的孩子是不會有機會學騎馬的。

    為此,他特意找了個騎馬教練,讓他給顏裳做特訓,以免鏡頭前表現不佳。

    三天后,特訓結束,騎馬部分開始拍攝。

    首先當然要拍每個人的特寫。

    帥氣又不失優雅的騎馬裝可是超級吸引人的。

    兩個女嘉賓都穿了燕尾式騎馬裝,馬褲長靴配小外套,勾出腿細腰終極完美比例,襯衫特意燙出波浪褶皺,頭發盤得一絲不茍,發間還用特殊技法固定了帶黑紗的燕尾帽。

    兩個男嘉賓則是各有各的風格。

    封成向來走桀驁不馴的路線,這次穿騎馬裝也特別選了西部牛仔風,略帶破爛的衣服配上他的陽光笑容,簡直秒殺。

    張振則是中規中矩的紳士服,不會太驚艷但也讓人印象深刻。

    此刻,四人牽馬迎著朝陽走來,攝像和工作人員都激動得快瘋了。

    “對對對!就是這樣!太好看了!美得一塌糊涂啊!”

    攝影拍照拍到瘋癲。

    曲嫣然的眼神卻逐漸從微笑變成扭曲。

    她畢竟是片場影后,很快就發現攝影和攝像的重心都是顏裳!

    這賤人有什么好!不就是比我漂亮嗎!

    曲嫣然忿忿不平的想著,卻不知道顏裳比她遠不是漂亮一點點,是漂亮很多很多,漂亮到可以讓她徹底變成襯托的那種!

    蘇怡感受到曲嫣然的憤慨,笑了笑,不置可否。

    很快,照片拍完,開始錄制騎馬鏡頭。

    曲嫣然拍古裝片出道,騎馬這事自然不在話下,聞言立刻上馬,居高臨下地看了眼顏裳,甩鞭就走。

    封成和張振都有些膈應。

    他們不明白曲嫣然作為當紅藝人居然會不顧身份處處針對初出茅廬的顏裳,一點前輩的模樣都沒有。

    擔心顏裳不會騎馬的他們還特意走到顏裳面前:“別著急,我們教你。”

    “不用,導演前幾天已經給我特訓了。”

    蘇怡微笑著,把功勞給導演。

    她怎么可能不會騎馬,只是為了符合人設不得不假裝不會,做了兩天“培訓”后,才——

    利索上馬,瀟灑得能把現場女工作人員都掰彎!

    “天啊,我要嫁給她!”

    化妝師激動得尖叫起來。

    遠處負責意外情況的農場工作人員也忍不住吹口哨。

    太帥了。

    曲嫣然一圈跑馬回來,準備看顏裳笑話,結果對方居然優雅自然地騎在馬背上,全場一大半的人都在看他!

    曲嫣然握緊馬鞭,策馬踱步上前,假惺惺地說:“小顏好厲害,才幾天時間就學會了騎馬。”

    “先天不足,只能后天努力。”

    蘇怡似笑非笑地回敬。

    其他人附和說:“小顏超級聰明,學什么都快。”

    曲嫣然聞言,抑不住的氣血上涌,偏偏眼角的余光還在這時看到封成竟也偷瞄顏裳偷拍顏裳的照片!

    可惡!

    這一刻,曲嫣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冷不防一個甩鞭——

    啪!

    鞭子落在顏裳的馬屁股上!

    馬兒頓時受驚,甩蹄子狂奔。

    所有人都嚇壞了。

    馬場工作人員更是趕緊翻身上馬,試圖阻止帶著顏裳亂跑的奔馬。

    封成也是忍不住,大聲呵斥說:“曲嫣然,你是不是瘋了!”

    曲嫣然冷冷地看著他,說:“你終于承認你移情別戀了!你舍不得這賤人!你這個沒良心的!”

    “你無理取鬧!”

    封成氣得渾身發冷。

    但此刻并非吵架的時候,幾個呼吸后,封成也揮鞭追上去。

    曲嫣然看到所有人都為顏裳著想,姣好的面容越發猙獰可怖。

    她在心里暗暗詛咒,她要顏裳從馬背上摔下來,摔個半身不遂外加毀容!

    可惜……

    工作人員亂成一團,蘇怡卻很悠閑的策馬狂奔,享受風吹過臉龐的愜意,同時也不忘問系統:“猜曲嫣然這時候是不是正在咬牙切齒詛咒我?”

    【主人你既然都已經知道,何必再問我?】

    系統很委屈。

    它原準備給主人開防護系統,結果它的主人竟是深藏不露的馬術高手,不但不慌張,還很享受。

    “料到和看到是兩碼事。”

    蘇怡笑瞇瞇地說著,游刃有余的將暴走的馬逐漸穩定,策馬一路奔到面色僵硬的曲嫣然面前,還沒開口,后者已經好聲沒好氣:“你別得意太早!”

    “……”

    蘇怡無語。

    整件事,她可是板上釘釘的受害者,怎么在曲嫣然看來反是自己占了便宜。

    蘇怡皺了皺眉:“曲影后,你到底在說什么?為什么我一個字都聽不懂?”

    “我說什么,你心里清楚。”

    曲嫣然傲慢地昂起頭,一字一頓:“不是你的,終究不是你的!做人要知足!”

    蘇怡聞言輕笑,回敬說:“做人確實要知足,曲影后,請你以后好自為之。”

    你的一切成就都是包裝的結果,離開營銷,你將什么都不是。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复式胆拖查对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