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追上高冷總裁 > 第五章 巧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ydjhjm.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鄭仙眺望著遠方,突然覺得心情跌落到谷底了。

    現在的工作是臨時的,能干夠三個月走人,就不錯了。

    她對演藝圈這一行一點都不敢興趣,但是目前沒有合適的工作。

    從大學畢業后,她投了無數次簡歷,全都杳無音訊。

    她也想過自己開店創業,但是現實情況是她沒有資金,亦沒有背景,何其難啊。

    想想自己在大學主修的專業人力資源管理,到現在一點用都沒有。

    當時父親的本意是想讓她將來接管公司,她對企業管理什么的一點興趣都沒有。

    她最喜歡的專業是空乘專業,她想當一名空姐。

    但是最后她為了父親高興,就放棄了喜歡的專業。

    說實在的,以鄭仙的外在形象,完全可以當空姐,但是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她現在沒有什么夢想,唯一的愿望就是趕快賺錢付房租。

    想起房租,她還真得感謝導演,如果不是導演好心預支工資,她到現在還沒有住的地方。

    但是她是很有原則的人,只要導演不過分,她會在劇組呆的時間長一點。

    至于導演的私生活,她無權干涉,但是如果導演再哄騙表妹,她絕對不會不管。

    還有夏冰,雖然是她最好的閨蜜,但是也需要保持距離,友誼的小船不能說翻就翻。

    因此,這起情感糾紛,她這個局外人不好評價對與錯,感情的事本就分不清對與錯。

    她現在唯一能幫表妹的就是勸她離開導演。

    目前看來,表妹已經下定決心告別過去,但是她還是有點不放心。

    因為像導演那么會演戲的人,不是誰都能看透。

    表妹剛才說她一會準備回去退租房,她也想跟過去,怕某人一個電話就讓表妹改了主意。

    寒風吹過江邊,鄭仙覺得渾身發冷,她今天穿得有點單薄,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表妹看出了她的異樣,神色慌張地對她說:“仙姐,你怎么渾身發抖?”

    “還不是你會挑地方,怎么想上演一出美女跳江的好戲嗎?”鄭仙打趣地說道。

    “你就別笑話我了,別在這里呆了,一會你就成雕塑了!”表妹說完,就哈哈大笑起來。

    看來表妹已經收拾好了心情,鄭仙覺得很高興。

    這個地方實在太冷了,得趕快離開。

    但是她現在沒有地方可去,沒有拿屋門鑰匙。

    她記得房東說過今天有事,不好意思打擾,所以不用考慮去取備用鑰匙了。

    既然如此,她就跟表妹一起回去,也好幫著表妹收拾行李搬走。

    想到這里,鄭仙就不急不慢地對表妹說:“歡歡,現在我也沒什么事,不如這樣,我和你一起回去,也好幫你收拾行李。”

    “仙姐,那就謝謝你了,我們走吧!”表妹對鄭仙的關心表示很感動。

    等了一會,終于過來一輛出租車,鄭仙招手示意,出租車緩緩停下。

    這時從車窗里探出一個腦袋,看著她們問:“你們去哪里?”

    表妹剛想回答,鄭仙搶先說道:“師傅,不好意思,攔錯車了!”

    “神經病!”出租車司機沒好氣的罵了一聲。

    看著出租車漸漸遠去,直到消失不見。

    表妹不明所以地問鄭仙:“仙姐,好好的你怎么說攔錯車了?”

    “你沒看這個出租車司機看人的眼神很不正常嗎?”鄭仙的回答讓表妹很驚訝。

    “怎么不正常了?”表妹好奇地問道。

    “看人看眼神,這個男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派人士,你不怕他給咱倆綁架或者倒賣了?”鄭仙認真的回答。

    “不會吧,這么可怕!”表妹明顯被嚇著了。

    “永遠要記住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鄭仙覺得表妹太沒有社會經驗了。

    表妹點了點頭,然后問道:“這么長時間了,怎么沒有看到一輛出租車?”

    鄭仙聽了,笑了笑,沒再說話,她該怎么回答表妹這個幼稚的問題。

    表妹還在一邊不停地抱怨,其實鄭仙心里也很著急,天色已經不早了,再沒有車,恐怕就得步行回去了。

    正在這時,從不遠處駛來一輛汽車,車子快到跟前的時候停住了。

    鄭仙本能的朝車里望去,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人,她扭過頭去。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前男友石磊,也是表妹現在的老板。

    很明顯,石磊是想載她們回去。

    這時候,歡歡也看到了車里的人,她喜出望外,大聲對表姐說:“仙姐,快看,那是我們老板的車!”

    其實鄭仙剛才就看到了,不過她現在裝作沒看到。

    石磊從車里下來了,他看著鄭仙,鄭仙也慌亂地看了他一眼,又扭過頭去。

    好久不見,石磊瘦了。

    "老板,這是我表姐,你還記得嗎,上次我們去過你辦公室。"歡歡主動熱情地和老板打招呼。

    說完,她又對鄭仙說:"仙姐,這是我們咖啡廳的大老板!"

    "您好,請多關照表妹。"鄭仙話不多,卻直奔重點。

    "那是自然,我的員工有這么好的表姐,我當老板的,怎么會不關照呢?"石磊注視著鄭仙,說話的聲音很溫柔。

    鄭仙說聲謝過了,就不再看他。

    石磊微微一笑,四處看了一下,然后不急不慢地說:"這個地方不好等車,來得早不如來的巧,我送你們回去。"

    "老板,你來得真是時候!"歡歡倒很會接話。

    鄭仙沒有再說什么客氣的話,和表妹一起坐上了石磊的車。

    一路上,沒有人說話,空氣變得很安靜,也很尷尬。

    "你們怎么去江邊了,這個地方很少有人來,很危險的!"石磊首先打破了沉默。

    鄭仙一抬頭,就從后視鏡看到石磊關心的目光。

    "沒什么,我們今天沒事來這邊看看!"鄭仙的回答滴水不漏。

    表妹一言不發,她只覺得很佩服鄭仙,說的跟真的一樣。

    看來表姐很適合在劇組上班,當演員絕對有前途。

    鄭仙倒沒看出來表妹的心思,只看著表妹發呆,以為她又想起了傷心難過的事。

    于是,她就又說道:"我不開心的時候,都會來這個地方散散心,過去的事就會隨風而去!"

    很明顯,她是說給表妹聽的。

    "仙姐,你以前也來過這邊啊,怎么你也有煩惱的事情嗎?"歡歡問得一臉天真。

    鄭仙沒有回答,她確實來過這邊,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時候她和石磊還是情侶,石磊經常帶著她來江邊吹風。

    如今石磊卻成了她最熟悉的陌生人。

    此一時彼一時,只能感嘆世事無常。

    石磊從后車鏡看到了鄭仙的憂傷,沒有再說什么。

    其實他今天心情也不好,想來這邊吹吹風,讓腦子清醒清醒。

    他越來越覺得秦阿蓮不適合他,不僅囂張跋扈,還總懷疑他。

    一份感情,如果沒有了信任,估計離結束不遠了。

    大家都在想心事,空氣又恢復了剛才的寧靜。

    離市區還有一段距離,鄭仙覺得今天很累,她閉上了眼睛,不一會就睡著了。

    石磊一邊開車,一邊從后車鏡看鄭仙,這個女人怎么說睡著就睡著了。

    好久不見,她變瘦了。

    石磊想起了過去,點點滴滴的回憶涌上心頭,讓他百感交集。

    歡歡自然不知道表姐和石磊的過去,她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電話鈴聲打破了空氣的沉默,也驚醒了鄭仙。

    這時候誰會給她打電話?

    她從包里翻出電話,看到來電提醒時,有一瞬間的驚訝。

    她不知道是該掛電話,還是等電話鈴聲停止了關上手機?

    總裁這時候打電話找她有什么事?

    說實話,在這個看顏值的時代,她對帥哥沒有抵抗力,她理想中的男朋友標準其中一條就是長得帥。

    但是,由于夏冰的洗腦,她也開始覺得有錢的男人不能相信。

    對于總裁的提議,她已經考慮得很清楚了,她不會當那個死去的女人的替身,死人的替身?真會開玩笑。

    所以就沒有接電話的必要。

    電話響了幾次以后,終于不響了,鄭仙第一時間就將鈴聲模式調成了振動,然后她轉念一想,還是調成靜音最合適。

    鄭仙的一切表現,石磊從后車鏡里看得一目了然,不過他什么都沒有問,什么都沒有說。

    表妹也覺察到了鄭仙的異常,但也什么都沒有問,什么都沒有說。

    空氣又恢復了剛才的寧靜。

    過了一會,終于到達了市區。

    石磊輕聲問道:“你們到哪里下車?”

    “前面的廣告牌標語那里!”歡歡說了地址。

    臨下車的時候,表妹高興地和石磊說再見,鄭仙看著石磊,只是冷漠地說了聲謝謝。

    看著鄭仙離去的背影,石磊覺得心里五味雜陳。

    鄭仙跟著表妹來到了她租住的地方,四室兩廳,面積倒不小。

    不知道表妹是怎么想的,說句不好聽的,導演要顏值沒顏值,要風度沒風度,經濟實力也很明顯,不然租房給小姑娘住?真是笑話。

    要不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導演老謀深算,不想透露資產。

    但是她聽夏冰說起過,導演在演藝圈沒什么名氣,應該沒有多少資產。

    不管是哪種可能,表妹都不應該和導演糾纏不休。

    導演的人品太差了,鄭仙對導演的評分是負分,她明天不想去劇組上班了。

    但是房租怎么辦?在現實面前,她不能不低頭。

    很快,鄭仙就幫表妹收拾好了行李箱,她等表妹辦好了退租手續,就準備一起離開。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复式胆拖查对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