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魔嘯九州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我們聯手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我們聯手

 熱門推薦: 我是至尊、 一品道門、 全職法師、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極道天魔、 元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ydjhjm.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在靠西的一間房屋中,南宮伯神色威嚴的坐在正中,雷風行和李霄云分別坐在他的左右兩側,白羽神色不安的站立在三人面前。

    南宮伯神色不悅的冷哼了一聲,沉聲道:“四大家族分明是不把我天帝山放在眼中,他們是想借著此次大會之際,讓其他各族看看他們的威勢,以此在籠絡人心?!?br/>
    李霄云神色無奈的嘆了一聲,勸道:“師兄切莫生氣,自從上次秦牧在獨山之中驀然消失,四大家族就對我天帝山極為不滿,此次借機定然會讓我們難堪?!?br/>
    “那小畜生,若是被本尊捉到,定然將他碎尸萬段,方解老夫心頭之恨?!崩罪L行目光中寒光閃動,語氣冰冷的咬著牙,狠聲說道。

    白羽神色有些惋惜的嘆道:“師傅,小師弟已經不在了,我們沒必要再遷怒于他了?!边@時南宮伯神色黯然的嘆道:“想那秦牧以擊響山前鎮山石碑之資進入我山門,卻不料竟然命喪獨山,真是天妒良才啊?!蹦蠈m伯說話間,神色間滿是痛惜和懊悔。

    這時雷風行目光不善的看了一眼南宮伯,問道:“師兄,莫非你還催那小子心從憐惜不成?”南宮伯目光轉動,語氣悠悠的接道:“殺死凈空那事,為師已經不想再提了,畢竟碧落入泉,很難融入,自古大能之人,皆被俗世所不容,均有幾件他人不齒之事?!?br/>
    白羽目光炯炯的看著南宮伯,待南宮伯說完后,他立即問道:“師傅,難道你真的就能原諒小師弟?”“蕓蕓眾生,相逢即是有緣,我們應該心存感激,好好去珍惜相處的時日,但是沒想到此子竟然與老夫的緣分會如此短暫?!蹦蠈m伯神色慚愧的嘆了一聲。

    南宮伯話語一頓,繼續道:“曾經我們為了追逐名和利,變得冷漠,變得麻木,變得無動于衷,甚至都在漠視那種求之不易的緣分,可是最后回眸一望,留在我們眼前的和讓我們感動的,唯有曾經看不上眼的那份情緣?!?br/>
    “師兄,你這是怎么呢,為何會有如此想法?”李霄云神色驚愕的盯著南宮伯,試探著問道。

    南宮伯雙目閃動,望著前方,喟然嘆道:“現在想來,是老夫對秦牧太過冷漠了?!卑子鹇勓?,神色欣喜的道:“師傅,也許小師弟能遇貴人相助,或許是離開了獨山,只是四大家族沒有找到而已?!?br/>
    “咦,羽兒,難道你有什么瞞著師傅不成?”南宮伯雙眸中精光閃爍,盯著白羽,追問道,“有什么話但說無妨?”南宮伯又補充道。

    隨即白羽便將自己在院中遇見一人,在自己從那人身邊經過時仿佛又小師弟的氣息,但是卻不是小師弟,也許那人是用了極其高明的易容手法。

    “此話當真,那人現在何處?”南宮伯雙目中精光爆射,神色間難掩喜悅之情,白羽急忙道:“徒兒與那人只是插肩而過,并不知那人住在何處?!?br/>
    南宮伯神色激動的直起身,沉聲道:“速去打探,不管用什么方法,定要找到那人的線索?!彼盅a充道:“若那人真的是你小師弟,你一定要保證他的安全,免得被四大家族盯上?!?br/>
    “徒兒知道了,我這就去查找那人的下落?!卑子鹣氲綆煾狄呀浽徚诵煹?,頓時無比的高興,等到自己找到小師弟,大家又可以團聚了,雖然小師弟與自己相處的日不長,但是自己對這個小師弟卻有一種憐惜之情。

    秦牧不明白那老頭為何要阻止自己和大師兄相認,但是最近一些時日怪事連連,他心中不由的有了一絲警惕,趁著院中行人最多的時候,秦牧趁機溜回了自己的房間,他怕萬一這間房屋的主人回來撞上自己,那定然會引來不少麻煩。

    傍晚時風,黎風又來了一次,他給秦牧帶了一壺果酒,他看著躺著的秦牧,神色有些不悅的說道:“明日便是萬族大會,今晚好好休息,保存體力?!鼻啬谅唤浶牡钠沉艘谎劾栾L,沒有說話,黎風也沒有再說什么,很快便離開了。

    此刻的秦牧一點睡意都沒有,他雙手抱在腦后,雙目怔怔的望著屋頂,心中忖道:“這黎風為何會冒險來這玉虛峰,而且還要逼迫自己參加?”秦牧心中頓時有了許多疑問。

    秦牧心中繼續想道:“雖然自己臉上帶著紫陌的面具,但是也不能不防被四大家族認出,那樣的話,恐怕自己無法黯然離開這玉虛峰?!?br/>
    “砰砰砰?!?br/>
    就在這時忽然想起了敲門的聲音,秦牧神色警覺地直起身,他眸光一轉,心道:“這么晚了,到底是什么人?”

    他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不只是哪位朋友?”“是我,公孫玉龍?!遍T外的人明顯壓低了聲音。

    秦牧聞言,立即接道:“快請進?!彪S即一身玄衣的公孫玉龍快速的閃進了屋中,秦牧望著公孫玉龍,神色詫異的問道:“公孫兄為何作這身打扮?”

    公孫玉龍神色警覺的忘了往窗外,才低聲問道:“傍晚時風來找你的那人是做什么的?”秦牧看著公孫玉龍:“你怎么知道?”

    公孫玉龍目光極快的環伺著屋中,輕聲道:“因為被我看見了,他找你做什么?”秦牧坦言道:“他要我替他參加明日的大會?!?br/>
    公孫玉龍神色一變,道:“替他參加?”他又極快的接道:“莫非他也是為了進入帝墓不成?”

    “什么帝墓?”秦牧雙目一張,神色驚愕的看著公孫玉龍,問道,“你說清楚點?!?br/>
    公孫玉龍神色淡然的接道:“你以為四大家族廢了這么大的勁,舉行這次萬族大會是為了什么,就是為了選出能者和他們一起進入帝墓?!?br/>
    秦牧雙眸一轉,神色有些懷疑的問道:“公孫兄,不知這消息是從何而來?”公孫玉龍瞥了一窗外,低聲道:“不瞞兄弟,我剛才顯得無聊,四處轉了轉,在途經東邊一間屋前時,偷聽到的?!?br/>
    秦牧看著公孫玉龍,心中有些懷疑的暗道:“大帝,那可是傳說中的存在,這揚州怎么會有傳說中的大帝之墓,不會又是四大家族的陰謀吧?!?br/>
    公孫玉龍見秦牧好久都沒有說話,不禁問道:“兄弟,你在顧慮什么呢,莫非不相信我不成?”

    秦牧看著公孫玉龍,問道:“公孫兄,這么重要的事,你為何要給我這個陌生人說?”公孫玉龍微微一笑,道:“這么說,兄弟你還是在懷疑我呢?!彼活D繼續道:“因為在這玉虛峰上,或許只有你一個人是四大家族的仇人,所以我才會來找你?!?br/>
    秦牧輕笑一聲,道:“公孫兄說笑了,在下不過一個初出茅廬之人,怎敢和四大家族做對?!惫珜O玉龍微微一笑,看著秦牧,道:“既然兄弟你和四大家族沒有過節,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秦牧看著公孫玉龍,他心中頓時一凜,這公孫玉龍好毒辣的眼睛,竟然看出自己是帶著面具。

    公孫玉龍看了看秦牧,神色淡然的接道:“兄弟不必驚慌,若是我和四大家族有關系的話,現在來這里的應該是帝陽他們,也不會是我了?!?br/>
    秦牧呵呵一笑,裝出一副無所謂的神態,問道:“那不知公孫兄有何打算?”公孫玉龍看著秦牧,神色認真的道:“你我二人聯手,進入帝墓?!?br/>
    秦牧苦笑一聲,道:“恐怕要讓公孫兄失望了?!薄盀槭裁??”公孫玉龍神色驚奇的看著秦牧,問道。

    “我被人下了蠱,已經失去了自由,不然你也不會在這里看到我?!鼻啬辽裆行o奈的嘆道。

    公孫玉龍神色一黯,但有極快的對秦牧道:“那對你下蠱之人不就是為了脅迫你替他取得一個資格嗎,到時你不還是可以進入帝墓?!?br/>
    公孫玉龍繼續道:“說不定在帝墓中可以找到解除你體內蠱毒的辦法?!鼻啬岭p目頓時一亮,道:“你說的沒錯?!薄八孕值苣忝魅斩ㄒ?br/>
    全力得到進入帝墓的資格?!惫珜O玉龍看著秦牧,神色有些興奮的說道。

    “好,我答應你,只要我能進入那帝墓,我們便聯手?!鼻啬量粗珜O玉龍,神色堅定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攪兄弟休息了,咱們明日見?!惫珜O玉龍朝著秦牧一抱拳,便要出門,秦牧拉住公孫玉龍,低聲道:“從窗戶出去?!?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复式胆拖查对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