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詭命陰倌 > 第四十八章 貴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ydjhjm.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死人的東西?

    我手一顫,差點沒將玉錢掉落。

    “玉錢不會無緣無故在這水池子里,難道這是那山石中死尸的物品?”

    靜海道:“可以說是,但也不是。看來這趟的事,遠沒有表面上看那么簡單啊。”

    我讓靜海別賣關子,有話直說。

    靜海當即便干脆道:“石中藏尸,水中有玉,想來這玉錢也就是那冤死鬼隨身的物品。可要說這玉錢是壓口錢不假,卻絕非是這死鬼的陪葬。你且看,這玉石雖然是白玉質地,但卻隱隱透著一股暗紅。

    這說明玉錢隨本主陪葬的時日,至少得有個三五百年。已經完全將本主的尸氣和殘留的精血吸納,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尸玉!玉本無暇,本是可以替人擋災的。可哪個倒霉鬼要是把這死人口里的尸玉帶在身上,輕則命落黃泉,重則家破人亡都是有可能地。”

    此時天色已經黯淡下來,我對著廠房的燈光一照,果真就見,玉錢中隱隱透著一圈絲絮般的暗紅。

    我心里不安,小聲問靜海:“要按你說的,這實在是不祥之物,我該怎么處置這東西?”

    要說壓口錢,我包里倒還真有幾枚,但靜海把這尸玉說的如此嚇人,我也是真不敢把這玉錢帶在身上。

    靜海忽然莫名其妙干笑兩聲:“徐老板,你自身是陽世惡鬼,尊夫人卻是凌駕于五行邪煞之上的金剛尸。你就是想家破人亡,恐怕也不容易啊。”

    我聽的心下凄涼,也是苦笑:“老禿子,你是不是因為那望鄉石鏡,回想起當初是如何進宮當差了,所以才會說話這么尖酸?”

    靜海“哼”了一聲,尖聲道:“咱家不想理你了!”

    恰好這時白晶又給我打來電話,雙方匯合后,竇大寶指著一塊形態崢嶸的石頭,裝模作樣的問我合不合用。

    我心說找石頭本就是借口,眼下弄這么塊笨重的石頭回去也沒用處,就想托詞說不合適。

    沒曾想剛才還在賭氣的靜海忽然甕聲甕氣的說:

    “這頑石能被小佛爺看上,也是與我佛有緣,搬回去也不怎么費事吧。”

    我左右一想,真要空手回去,未免也太敷衍,搬回去就搬回去吧。

    孟燕倒也禮貌周到,讓人幫我們把石頭搬上車,又說要請我們一起吃頓便飯。

    我原本想要拒絕,可這個時候,癩痢頭忽然打電話過來。

    我讓孟燕稍等,走到一邊,接起電話,率先聽到的,卻是老古的聲音:“你有話直說,別繞圈子。”

    跟著才聽癩痢頭“喂”了一聲。

    我想到是老古怕他廢話才在旁叮囑,便含混的說:“我在巧山呢,什么事啊?”

    癩痢頭“咦”了一聲,“你沒出什么狀況?”

    我暗暗皺眉,“有話直說,不然我掛了哈?”

    癩痢頭忙道:“先別掛,我剛才忽然心生警兆,感覺兄弟你遭到了兇險,所以才打給你的。我現在和古老在一起,你要是同意,我便過去,給你相上一相。”

    “你來巧山?”

    “不是,是相語、相語啊!”

    我恍然大悟,“你要來就趕緊來吧。”

    我心說,老古不愧是教授,這才不到兩天,就把癩痢頭教的懂得尊重別人隱私了。

    我正要掛電話,猛不丁聽筒里再次傳來癩痢頭的聲音:“行了!完事了!”

    我一愣:“這么快?”

    癩痢頭這次倒是干脆利落,直言道:“兄弟,我長話短說。兩件事,第一,你印堂透黑,眼底發紅,乃是邪氣入體的跡象,你應該是被什么臟東西給纏上了。但你不必擔心,我雖然不知何故,卻也看出,纏著你的邪物,像是被某種力量克制,一時半會兒絕無大礙。我要說的第二點,就是你身后左側的那個女人!”

    我回頭看了一眼孟燕,下意識壓低了聲音:“她怎么了?”

    癩痢頭說:“就一句話,她是你這趟的貴人!你只要想方設法和她接近,不光會萬事順利,還可能會有意外的收獲!”

    掛了電話,再看孟燕,我心里突然打了個激靈。

    癩痢頭在電話里說,這女人是我這趟的貴人,我還覺得有點玄乎。

    可這時再把癩痢頭的話前后一想,還真就覺出點苗頭。

    癩痢頭絕非信口雌黃,而是有真本事的。他說我被邪物纏身,那應該就是指,附在我身上,還未弄清來歷的兇?。

    那兇?雖然沒再作祟,卻一直像跗骨之蛆對我如影隨形,要說有什么能壓制它,那似乎就只有我剛才從三足蛤蟆口中得到的那枚尸玉了。

    如果經過假山的時候,孟燕沒有那樣隨意的說‘驅蟲’,我就不會因為好奇,借故靠近假山,自然也就沒機會得到玉錢,這尸玉算是意外所得?

    我越想越覺得是這么回事,關鍵癩痢頭說他心生警兆的時間,似乎就是我從蟾口中得到尸玉的時間。

    說巧不巧,因為中午沒吃飯,這時肚子居然適時的‘咕嚕’一聲。

    我是真有些尷尬,借機對孟燕說:“我還真有點餓了,要不……咱就到食堂隨便吃點?”

    孟燕笑道:“那哪成啊,您可是齊總的貴客。再說這個鐘點,食堂的大師傅也都下班了。得嘞,您就聽我安排吧。”

    車緩緩開出大門,竇大寶盯著前頭的車,嘴里叨咕說:

    “這么年輕就開四個圈兒,要么是上頭有爹,要么就是‘上頭’有人。”

    白晶聽不懂他的葷話,說道:“咱們剛才不跟她聊了嘛,她父母就是原先北村的農民,她就是個助理,哪有旁的背景啊?”

    我和竇大寶對視一眼,同時哈哈大笑。

    我還能強忍住,竇大寶卻是嘴快,做了個躺下的姿勢,指了指自己的肚皮:“上頭!身上!”

    孟燕把我們帶到工業園中心的一家酒樓,熟門熟路的將我們領進包廂,冷熱菜竟都已上桌了八九不離十。

    孟燕叫過酒樓經理,“王欣鳳存的酒還有嗎?”

    經理猶豫了一下,陪著笑說有。

    孟燕一揮手,“白的兩瓶,紅的兩瓶,紅的要解百納。”

    見她笑吟吟的看向我,我忙說:“酒就不必了吧?”

    孟燕目光一轉,卻是看向白晶:“白小姐應該也會開車吧?讓你男朋友喝點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多乐彩复式胆拖查对表